Animal World 09&10

hairtail:


🐔草




交际花人设,不洁,轻微dirty talk
纯脑补,没有三观,雷者勿点






09




半小时的车程,纪卓兴十分钟就到了。


“我看你也挺懂事的,你家大人没教过你小三儿这两个字怎么写?”


“谢谢夸奖。但‘小三儿’应该是三个字,计太太。”


纪卓兴一上楼就闻见一股子一触即发的火药味,坐在对面的苏星宇还是一副轻松的样子仿佛事不关己。苏星宇看见他来了,便对他招招手:“三缺一。齐了。”


纪卓兴搬了把椅子坐在他俩中间,活脱脱像是过来认罪伏法的。


“纪卓兴,虽然你刚才在电话里说了,但你老婆还是想知道你喜欢我哪一点。”苏星宇点的饮料早喝完了,他咬着吸管,像只小狐狸一样盯着对面这位计太太。


纪卓兴顿时萎了。


“说啊,刚才在电话里不是挺能说的么。”Mathilda挑眉看他。


“我……那个……你……你怎么来了?”


Mathilda的话里听不出什么感情:“我再不来,恐怕你俩孩子都会打酱油了。”


苏星宇听了边笑边摆手:“不不不,没那么快。”


她对苏星宇刻意的顶撞无动于衷,却偏头对纪卓兴说:“没想到啊纪卓兴你还挺有能耐的,这次骗了个大明星。”


“我来之前,还以为又是哪家的狐狸精呢。”


“你别瞎说。”纪卓兴害怕她把之前那些破事拿出来乱说。




“他给你的备注是小棉花糖,所以让我误会了。”


苏星宇:“……”


纪卓兴:“……”


Mathilda喝了口咖啡:“能把人领到我面前的,这还是第一次。怎么,动真感情了?”


纪卓兴心想明明是我还没来得及把人领到你面前,是你自己先找上门的好吧。


苏星宇接过话茬:“他说他想和你离婚。”女人“喔?”了一声,在等纪卓兴的答复。


纪卓兴没吭。




苏星宇面子上挂不住,桌下狠狠踩了一脚纪卓兴。


纪卓兴面露痛色,嘴上支支吾吾:“你先回吧。孩子……孩子还好么?”


两个人仿佛当快被气炸的苏星宇不存在。“嗯,挺好,Charles很喜欢你送他的机模。”


“噢,那就好。你……”


苏星宇面带微笑打断他:“你老公一直缠着我。”女人还没说话,又听见苏星宇说:“我也喜欢缠着他。”……她第一次看见还有第三者插足这么理直气壮的。


“那我走了。”


她对苏星宇说的最后一句话是:“祝你好运。”




“她根本不在乎这段婚姻,你就别挑事了。”见她走了,计兴卓松了口气。


“那你还不跟她离婚?”


纪卓兴看起来不太开心:“我有我自己的打算。”


“所以你就当自己之前说的话都是放 屁?”


“……对不起。再给我一点时间,好么?”他总不能说当时是为了哄他开心吧。


“今晚你就别去我家了,我……”苏星宇见他这样扭捏,鼻子一酸,一颗心也被浇了个透心凉,恨不得把气全撒在他身上。


“你就他 妈 的愿意让我给你当小 三,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么?!”他把Mathilda剩下的半杯咖啡泼了计兴卓一脸,起身走了。


 




10






好在冷战了些日子,苏星宇忙得不行,计兴卓也哄得紧,两个人仿佛心有灵犀般对此事缄口不提,于是这一茬渐渐就被淡忘了。但计兴卓不知道,这事埋在苏星宇心里,长成了一根倒刺。


 


每当他们没有那么频繁的见面时,纪卓兴知道苏星宇又在谈新戏了。这次好巧不巧赶上了情人节。上午去拍了杂志封面,下午又被导演叫去试妆,可怜纪卓兴连个人影都没捞到。


苏星宇这天的行程安排的很满,好不容易试妆试到自己和导演都满意时,天已经黑透了。苏星宇只想快点回去,可韩延又提出想和他谈谈剧本,说自己家里正好有瓶未启的红酒,苏星宇见盛情难却,就答应了。


这一聊,就聊了个通宵。两个人都喝多了,苏星宇酒量不行,还去客房睡了一会,结果却被蚊子咬醒了。


寒冬时节哪来的蚊子?韩延听得直乐,结果一看表居然已经四点了,摆摆手还是让他回家安心睡。


苏星宇也吓了一跳,想起来家里可能有个人要哄,赶忙收拾东西走人。


韩延在玄关处拉住他:“我看得出来,你很喜欢这个角色。”


“是的,导演。”苏星宇一双杏眼又大又亮,“他很有趣。”


“嗯,如果你愿意留下来的话,”韩延来回摩挲着他的手背,“郑开司,他就是你的。”


他抱着怔住的苏星宇,在他耳边轻声诱惑:“想要影帝么?他也是你的。”




“毕竟,今晚正好也是情人节啊。”




tbc

评论
热度 ( 80 )
  1. 愿你出走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hairtail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一个小号 | Powered by LOFTER